菜谱纵横:东莞大厨轶事

翻开这一页,你将进入另一维度的空间,这里没有风景,没有声音,这里充满人间美味,这里汇聚的是美食盛宴!这里的传奇绝非凡夫俗子能够开启。这里讲述的是来自异国他乡的美食大师的故事,这些大师专为王公贵族名流富绅烹饪佳肴,他们能化平凡为神奇,一块普通的牛排就能引爆你的胃口。

0615_cover story_1维阿内•罗德雷奇

BB巴西烧烤
东莞唐拉雅秀酒店

真正的大厨多数从青年时期就开始苦练厨艺,维阿内也不例外,他从17岁起就在巴西的圣卡塔琳娜学艺。但是与其他大厨不同的是,他除了精擅巴西烧烤之外,他还是在东莞待得最久的异国大厨。早在2001年,他就已经成为东莞最受欢迎的大厨之一。

维阿内出生在巴西南部偏远地区的一个农场,他们家以饲养牲畜为生。他小的时候,家里把农场租了过来,现在那片农场已经成了他们家的私产。切肉已经成了他的第二天性,现在他相信他可以闭着眼睛切完一大块牛肉。不过真正激发他成为一名大厨的还是他的哥哥。维阿内说他哥哥和他经常比赛。“他切一半,我切另一半,我必须切得更好,”不过,如果真正问起,你会发现这种比赛仅限于家庭内部,“我会说他比我切得好,而他也会说,我切得比他好。”

至于空闲时间,维阿内只有几种消遣方式。如果不在饭店,那十有八九是在钓鱼。“我通常都在同一个地方钓鱼。我唯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钓鱼,然后做烤鱼。”

0615_cover story_2Q&A


Q: 有没有令人惊讶的技能?
A: 你的自行车坏了我可以给你修。

Q: 东莞对你的食谱有什么影响?
A: 在东莞当我们泡肉的时候,会比在巴西的时候用更多的啤酒,而在巴西我们更多用红酒。用啤酒泡的肉味道要比用红酒泡的要淡一点。

Q: 你在亚洲吃过的最恐怖的东西是什么?
A: 第一次是我在日本吃生蚝。那天晚上下着大雪,我们决定出去吃点东西。结果上来一盘生蚝,活的,还在动!我纠结了半个小时。

最疯狂的事情

在这里我已经三次失火。其中有一次,我有两百位客人在这里就餐,突然我的烤架起火了。有意思的是,失火之后,我们并没有停业,不过却没东西可烤了。当时我们正在烤一个膀子,膀子包在铝箔里。这种情况有点像你在家弄油锅,一旦没弄对,就会像炸弹一样爆炸。当时在这里就餐的多数都是老顾客,所以我一张桌子一张桌子挨个去问他们需要什么帮助,如果还想再吃一点的我就给他们用煎锅炸牛排。

苏瑞喜•库马尔•内姆库

泰姬逸轩印度餐厅
长安

0615_cover story_4乍一看,苏瑞喜怎么也不像他的年纪。他今年已经46岁,虽然看着脸嫩,但是却早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而且其中一个已经成年。他出生于尼泊尔的卡特曼图,迄今已经有了26年的工作经验,而其中十年则是在中国度过的。最开始他是在深圳的蛇口,当时他的父亲让他跟随他的脚步,做一份在他看来比较稳定的工作,但是后来一位他称之为约翰博士的奥地利人给了他启发。

这位厨艺大师教会他的不仅仅是厨艺。当时他们在卡特曼图一家叫做“面包咖啡”的小餐馆工作,苏瑞喜在那里还学到了关于环境气氛的哲理以及通过尊重和关爱去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他改变了我的一生,”苏瑞喜这样说道,“我甚至把小孩子也平等对待。我经常会想起我的师傅,终我一生,他也是我的师傅。”

在卡特曼图的一次美食节上获得认可之后,他对自己的厨艺就有了信心。美食节的评委过来问他是不是他们家餐厅的主厨。他当时还不会说英语,所以他紧张地问他的老板评委想吃什么;令他惊喜万分的是他的咖喱羊肉居然获得了二等奖。“他给了我一个金勺子,我现在还保存在家里。”

 

Q&A


Q: 您的烹饪哲学是什么?
A: 本性易改,菜谱难移

Q: 你不喜欢哪种食物?
A: 黄秋葵。倒不是因为我做不好。对人体来说,这是一种健康食品,但是我不喜欢黄秋葵里面粘滑滑的感觉。

Q: 你记得最好吃的是什么?
A: 有一次我母亲给了我一个煎锅,里面是一个印度煎饼(扁面包),上面有青椒和盐。我这辈子都不能忘记那种味道。盐加辣椒,非常美味。我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了——二十六七年了——我还是做不出那种味道。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这里的水质不一样。我在很多地方都试过。我母亲做煎饼的时候我是亲眼看着的。

后来我自己试了很多次,回家过后我用高山凉水又试了一次,成功了,于是我回到这里,打算如果味道还可以的话就把这道菜添加到菜单中,但是还是不行。

最疯狂的事情

尼泊尔有一位国王,叫做伯恩达(1945-2001),有一天,伯恩达国王的儿子来到我们餐馆。他经常来我们这里吃点东西,有时候没时间来,我就给他送过去。每次他都会先给狗吃,十分钟过后,“OK,不错。”这时候他才开始吃。第一次我非常紧张,但是国王说话非常客气,给了我一杯饮料,和我说话,于是我放松了一点。第二个月我们再次聊了一会儿,那次我感觉挺好。

安东尼奥•塔拉摩尼

邦奴意大利餐厅
东城

0615_cover story_3

安东尼奥是我们菜单中最新来的大厨,刚到东莞一年多一点。不过,今年35岁的他自从18岁进入厨艺圈以来,已经在世界各地的餐厅中工作过,包括瑞士、法国、德国、匈牙利还有纽约。他的环球职业生涯,是为了纪念他的父亲。他父亲在26岁的时候在去餐厅上班的路上死于一次车祸。“我没见过我的父亲,我只知道他是一名厨师。我现在所做的工作,就是为了纪念我的父亲。”

也许他可以跟循他父亲的足迹,但是如果他不走这条路,他还可以有很多路可走。关于厨房的记忆,他可以追溯到非常年幼的时候。他记得他的外婆,身材比较肥胖,胃口很好,早上五六点钟就起来做香肠。她的激情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她的一家。“我哥哥是厨师,我妹妹也是厨师。”圣诞的时候,在他们的罗马老家,一家老小都会下厨,然后在一起聚餐,其乐融融。

而今在东莞,安东尼奥说最令他开心的事情莫过于进入餐厅的时候发现他的意大利同胞正在品尝他做的美食。想到他们不远万里而来,无论是不是专程过来,他都会尽心尽力为他们做出道地的意大利美食以解他们的乡思之苦。

Q&A


Q: 孩提时讨厌的食物是什么吗?
A: 牛百叶。现在好很多了,以前的食物不干净,有时候还很臭。

Q: 你在中国学到的最艰辛的一课是什么?
A: 在意大利的时候,厨房工作人员差不多和部队上一样。但是在中国却不是这样。比如,洗碗工想说话就说话。过了一个月,我没有想办法改变这种状况,于是一个月后员工们都走了,只留下了一个,然后厨师长足足生了一个星期的气。

Q: 你还记得在东莞最早的冒险事迹吗?
A: 我喜欢品尝不同的美食,但是对我来说,在外面吃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我是一名厨师。第一次去烧烤街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因为那里的气味非常重。和我一起的朋友都没什么,但是我是新来的,我受不了——一边是垃圾,一边是食物——现在我已经习惯了。

最疯狂的事情

有位客人问我,“你会做蛇肉吗?”“我愿意尝试各种菜品,可以给你试试。”于是他把蛇给我,居然是活的。对我来说,这不是问题,但是员工们都吓坏了。我们把蛇剥皮,开膛破肚,但是两个小时后那条蛇还会在水里动!旁边的阿姨直接晕过去了。

齐丁•比尔迪里吉

蓝眼睛土耳其餐厅
东城

0615_cover story_5

土耳其是一个拥有着深厚的文化和风俗的国家。在这里,如果你要问“最好的厨师住在哪里?”你可以马上得到非常直接的答案。土耳其有三座城市因其厨艺美食而享誉全国,而齐丁则来自其中的安特普。如果你问土耳其朋友,他们可能会同意齐丁的观点,认为安特普就是土耳其的湖南省——以辣闻名!

他的朋友说他来这边是冒险,但是他本人则是奔着东莞最新出炉的美食地图来的。他说他接受这份新的工作是出于爱国主义,因为他想通过土耳其美食告诉世人“土耳其在某些方面是很优秀的”。“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不想东莞人活了一辈子都没吃过土耳其的美食。”

齐丁的母亲虽然不是非常热衷于厨艺,但仍然对他有一定影响;给他影响最大的还是他父亲在厨艺上的天赋,虽然不是很专业。当他说起厨艺时,他视其为一件光荣的职业。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土耳其的厨房是面对餐厅开放的。一个厨房四个墩位,面点师、肉菜师、热菜师和开胃冷拼师,像等待检阅的部队一样一字排开。

Q&A


Q: 对中国适应了没有?
A: 我随身携带一次性刀叉,因为我还不会用筷子。

Q: 最难忘的一次美食回忆??
A: 我父亲做的布格(一种土耳其小米食品)。这道菜是出了名的难做——底部要烤一烤,但是烤的时间过长则整道菜都会烤焦。成功与失败就在一瞬间的火候把握。

Q: 你小时候最讨厌的食物是什么?
A: 我讨厌吃豆,红豆。现在还是不喜欢,但是却要做这道菜。这是传统土耳其菜谱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道菜一直都在我的菜谱上,但是我从来不吃。

最疯狂的事情

我在一家餐厅工作,有两个助手。有一天,那是一个为期三天的宗教节日,突然来了一大群客人,有120个人。那三天大家都会出门旅行。我的一位助手把手指给割伤了,另一位则因为生病请了病假,两个都不在店里,就我一个人!我不停地进进出出端菜上菜,还没等下一桌上菜呢,第一桌的盘子早就空了。最后实在没办法,我就给所有人都上了煎蛋卷。

皮埃罗“吉果”鲍里尼

HOSTARIA 意大利餐厅和酒吧
东城

0615_cover story_6

小时候,他母亲叫他“吉果”,于是长大后,他把他的第一家餐厅命名为“吉果楼”。他的开店理念就是致力于营造一种气氛,而他不止一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任务。他说,我们可以一个星期甚至十天都不吃饭,因此他不希望只是通过美食把客人吸引过来,他相信餐厅还是一个让人放松精神的地方,一个远离殚精竭虑的地方。

这可能与令他成为一名厨师的不寻常经历有关。早些时候,吉果是一名宴会策划人。他说他的工作就是通过一些活动将美食和舞会联系到一起。他的祖母和曾祖母将烹饪的热情传给了他。一路走来,他学会了许多美食的烹饪技巧。有时候,我是一名厨师,有时候我是一名师傅,教别人怎样做菜;当餐厅走上正轨,我就开始上路继续下一段旅程。

Q&A


 Q: 没有穿大厨制服还是大厨吗?
A: 是的。我们不需要肩章来区分是大厨还是厨师,但是大厨就是大厨。

Q: 最难忘的一次美食回忆??
A: 在我家,我祖母和曾祖母有两样最拿手的菜,那就是焗牛肘(炖小牛肘子)。我让祖母天天都做这道菜,不过她不会天天都做,只是时不时的做一次。她用一口铸铁锅——从来都不用洗的,你可能觉得脏,但是实际上并不脏,因为温度很高——和青椒沙拉。他们去菜园摘青椒做沙拉,因为我非常喜欢吃。我永远都记得那种香味。我想做出同样的味道,但一直做不出。每当我去到某个地方闻到焗牛肘或青椒的味道,我都会想起我祖母和曾祖母做的这道菜。

Q: 你为客人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A: 我们就像是教堂里的神父。如果我们的菜做得好,很多客人就会和我们聊天,告诉我们一些秘密。他们不停地说,于是我们就知道了不少的事情。有一天,一位客人问我能不能包我的餐厅一晚上,“我想向我女朋友求婚,所以我想包一晚上你们的餐厅。不要担心贵,替我安排就是了。”

在意大利,他是一名政治人物。于是我按照电影(美国往事)中的情节进行安排,点上蜡烛,安排所有的员工待命,只为他们俩服务。当女孩子来到我们餐厅,她哭了,“噢,我好喜欢!我要嫁给你!”然后他说:“别急,等会儿。”

最疯狂的事情

我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还没适应时差。我朋友说周五我们必须去外面。第一天我去了酒吧街。现在我知道那是酒吧街,不过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在哪里,我一个字的中文都不会说。我手机上有我住的地址,但是没电了,而我喝得酩酊大醉。我朋友去送另外一位朋友回家,而我则留在原地,一直待到差不多三四点,而且我当时刚到这里才两天。于是我走到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我问司机,“你说英语吗?”“不会说。”“会说英语吗?”“不会。”于是我上了另外一辆出租车,却走错了路,绕了差不多30分钟才到家,但是我住的地方就在酒吧街的一个拐角处。

安德里亚•伊瓦雷斯替

LUIGI意大利餐厅
厚街喜来登酒店

0615_cover story_7这位意大利大厨来自一个宁静的小城,父母很和善。家里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妹妹。安德里亚从小在祖父母的农场长大,毕业后就呆在父母的餐厅清洗土豆。那家餐厅叫做“礼拜堂”,现在已经关闭,因为他的父母四年前已经退休。2009年圣诞夜前夕,安德里亚通过电话找到一份工作,于是他离开了那片大陆。得到那份工作令他非常激动,于是他打回去再次确认没有听错。对,没错,新的工作就是来中国上班。
对此,他的父亲反应和他差不多,还开玩笑说,“那我去蒙古吧。”不过,到12月24日,他已经在香港机场着陆,并准备办理工作签证,这样第二天他就可以上班。就在那一天,他认识了一位女孩,不久以后成为了他的妻子,并为他生了三个孩子。
当他在法国的斗牛之都尼姆读书的时候,他就已经适应了长期离家。不过这次不同。在尼姆,他并不喜欢那些新奇古怪的法国菜,也不喜欢别人叫他瓦特尔,意思大概是“意大利鬼佬”。不管怎样,安德里亚已经把厚街当做了自己的家,并且计划一直呆下去。

Q&A


Q: 人生的重大转折点?
A: 那天,我把我的第一套厨师装挂在衣柜里,看了一晚上。我做梦都想穿上这样一套制服。

Q: 你在东莞最大的冒险是什么?
A: 我们在东莞的餐厅开张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的厨房是由一名“魔法师”来布置的(偷笑)。他们花钱请了一位风水先生,然后风水先生告诉我们哪里安灶,哪里放水。

Q: 和客人之间最奇怪的事情是什么?
A:我仍然坚信,客人总是对的。我会和同事争吵,但是绝不和客人争吵。不过在2012年五月或六月的时候,有一位美国客人问我,“为什么波伦亚沙司里面没有蘑菇和青豌豆?”我告诉他,“我就是波伦亚人,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谁家的沙司里面放了蘑菇和青豌豆的。”那位客人曾经在纽约的一家餐厅里面吃过一位意大利厨师做的有蘑菇和青豌豆的波伦亚沙司,而且他是我们餐厅的VIP,他扬言要让我被炒鱿鱼,当时我还处于三个月的实习阶段。

最疯狂的事情

我的厨艺老师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坐到桌子上。”有一天我们正在培训,有位厨师坐到炉灶上,当时燃气炉的常燃小火还燃着。我们看见他背后开始冒烟儿。后来他终于发现了,于是开始尖叫,脱衣服,因为他的衣服背后着火了。那个人比较好面子,他把衣服扔地板上,对我们说,“伙计们,今天我给你们上了一课,就是当衣服着火之后要怎样脱掉。”但是他绝不承认事实是他犯了一个错误。

安德鲁•马斯特

路家美国餐厅
东城

0615_cover story_8

虽然“Outport”这个词用在科幻作品中形容外太空的安全屋会比较合适,但是这却是加拿大风景秀丽的纽芬兰省的一个小渔村,人口不足2000人。年轻的时候,安德鲁认识大多数的村民,因为他父亲每过几年就会沿村行医,为村民医治牙齿。年轻时候这种短暂的生活方式非常舒适,因为他从来没感觉能完全融入到这个加拿大小镇上天真淳朴的民众圈子中。“当我感觉迷失,不知道身在何地,下一步要做什么,这种时候我就觉得很舒服。我想这可能就是我想搬到地球的另一边去的原因之一吧。”

高中毕业之后,他的生活要么就是和朋友一起摇滚,要么就是在加拿大四处晃悠,直到在纽芬兰首都圣约翰才结束。在圣约翰,他终于发现自己对烹饪情有独钟。自那以后,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烹饪研究,最后还获得了加拿大烹饪学院的烹饪专业学位。

他的理念是,食物就应该简单,忠实的食物,直达灵魂深处。他坚持烹调优质高价的菜品。但是,如果回到家中,安德鲁会告诉你,还是像中国人那样做饭比较好——在住家附近的菜市场买一点时鲜蔬菜,那里的蔬菜分类整齐,价廉物美,实在不能空手而回。

Q&A


Q: 餐厅中最好的地方是?
A: 我喜欢要一品脱的啤酒,含着一枝雪茄,然后玩桌上足球。

Q: 加拿大的国菜是什么?
A: 在纽芬兰,最好的就是鳕鱼。纽芬兰有句谚语,“我们信奉鳕鱼。”(译者注:英语鳕鱼与上帝谐音。)可以这样说,纽芬兰省就是用鳕鱼建立起来的。

Q: 最难忘的一次美食回忆?
A: 那是在蒙特利尔一家叫做“巧牛肉”的餐厅,我想去那里吃想了很久。非常纯正的乡村风味。他们的这道菜和肯德基的双层炸鸡汉堡(在两块炸鸡胸肉之间夹一块牛肉饼)比较相似,不过他们这道菜中间是烧鹅肝酱,切得非常厚,中间是炖得烂熟的五花肉,实在是爽翻天了。当时我们四个人,毫不夸张地说,差点为了挣最后一口而大打出手。

最疯狂的事情

欺负新来的。我们喜欢拿新来的同事找趣,其中一项就是擦洗冷库。很快他们就会发现冷库没法擦洗,而是只能打一桶热水来清除地上的冰渣。

有一次我们在餐厅厨房,有位靓仔进来,非常紧张,说话都在发抖,他说:“你好,我是那边餐厅的,我们大厨要一个熏肉担架(译者注:厨师圈的经典恶作剧,还有让新人去找诸如“蒸汽罐头”之类子虚乌有的东西),他对我说,‘我弄不了,你去帮我借一个。’”于是我看着他,说:“不好意思,我们的熏肉担架坏了。你去问问隔壁家有没有。”于是他接连不停地挨着问了好多家,直到有人告诉他,“老兄,你被整蛊了,世界上根本没有“熏肉担架”这种东西。”

阿曼多•莽提

SOCIAL 意大利餐厅酒吧
旗峰天下

0615_cover story_9

意大利厨师圈中还有一位,名叫阿曼多。这一位似乎拥有无穷的精力,刚干这份工作不到三个月,而且看样子可能也干不长,不过他可不是新人。他之前在Hollywood Baby Café和莎瓦多纳意大利餐厅都干过,不过他这个人性子不安分,在哪里都呆不住。

为了做现在的工作,他离开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去伦敦读书,而在那之前他曾经为了接他父亲的班而花了五年时间学牙科,后来他才发现牙科不适合他。现在他每个月往返于东莞和他合伙人在泰国开的餐厅,而最近他又在关注他的下一个餐饮项目——澳大利亚的一家餐厅。

小时候,他祖母做饭时就把他背在背上,如此“熏陶”下来,阿曼多对烹饪充满了激情。他说,饭菜的香味和一家人围着家庭主妇转所发出的声音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Q&A


 Q: 你最喜欢的意大利菜是什么?
A: 秋卡利亚菜。

Q: 和客人之间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A: 就是记住客人。有时候会进来一位美女,然后问我能不能教她做意大利甜点。这是真的。很搞笑,那个女孩子进来,问我,“阿曼多,你能教教我吗?”然后她来到厨房,对我的意大利甜点非常着迷。进来吧,我教你。那个女孩子很漂亮,很迷人。后来我们开始约会。这种事情一共有好几次。

Q: 你在东莞最大的冒险是什么?
A: 四年前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我到中国的第一天,当天晚上我和同事们一起出去。我的意思是我们出去喝酒,然后喝麻了——我的意思是喝得很醉——我们喝了很多,然后他们就把我扔在厚街我住的地方附近。在回家路上,我发现一个路边摊,于是停下来吃牛肉串儿,吃了大概三四根。第二天我就病倒了,没法干活,于是我朋友把我带到医院,医生问“你吃了什么?”“就是这种……这种东西。”我这样告诉他。“好吧,你吃的是老鼠肉。”他这样给我说。“什么!?我X!我吃了老鼠肉!我一点都不知道那是老鼠肉!”我病了一个星期。真是不得了,醉酒过后,我竟然吃了三四串老鼠肉!

最疯狂的事情

在泰国,那里的人有点意气用事。例如有一次,有一位大厨,就是这样。当时我们有200到250位客人,都要忙疯了,而他呢,动作非常慢,还东张西望。于是我说:“给老子麻溜的,没见那么多客人吗?”于是他把衣服一脱,直接就从厨房窗户跳出去跑了。那些人脾气傲得很,不能和他们太大声说话。如果你在那里住你就懂了。

法比奥•马里耶拉

松山湖凯悦酒店
东莞

0615_cover story_10

热那亚,意大利北部小城,这个名字如果用当地的读法,听起来就会充满了美味的智慧。和大多数说当地语言的人一样,法比奥一生钟爱美食。当他才九岁时,就会在厨房为辛勤上班工作的母亲做番茄沙司或波伦亚菜。不过,之前在大学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IT,直到最后才发现他对数学实在没有那个耐心,于是他前往拉斯维加斯。“我去了拉斯维加斯一家威尼斯餐厅,在那里我看到了他们的厨房——我看到了他们的厨房的布置和工作方式——当时我就喜欢上了,这才我的工作,这才是我想要的。”

对这位新厨师而言,在这样一个复杂的专业厨房中工作就好像一名渴望提升球技的高尔夫球手有机会与圣•安德鲁对练一样。不过在那里呆了三年后,法比奥开始计划把他的技术带回意大利并开始自己的事业。不过,对他而言,热那亚的那些家庭式的小餐厅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后来当机会来临,可以去香港工作,跃跃欲试的他立即就跳了。

 

Q&A


Q: 最难忘的一次美食回忆?
A: 我父亲来自塔兰托,由于靠海,那边海鲜特别多,事实上比我在热那亚吃的还多。我记得我父亲喜欢潜水,捉海胆,把活的海胆捉回来,然后切吧切吧就给吃了。那可能是最好吃的东西了。

Q: 能不能描述一下新一代的厨师?
A: 老一代人显得更加以自我为中心,他们动不动就骂人。年轻一代不想被人吼,就像“地狱厨房”说的一样。老实说,吼得多才学得好,因为被吼了,你才会感觉到认真学习的紧迫性。.

Q: 说说你觉得最不应该点的菜品。
A: 意大利餐厅里点水煮蛋。

Q: 小时候最讨厌吃什么?
A: 豆类食品,像大豆、鹰嘴豆之类,非常讨厌。即便是在我的菜谱中也很少有这些菜品。

最疯狂的事情

在拉斯维加斯,你经常需要为一些明星做菜,比如帕瓦罗蒂、尚格云顿、碧昂斯……他们都会来就餐。我们就只是打个招呼,说一声“你好”,问问他们要吃什么。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天真,和善。

安东尼奥“尼诺”思科多

水舞悦氏酒店
厚街

0615_cover story_11

尼诺,尼诺,尼诺。只要他在,你有“一览众皆小”的感觉。他浑身散发着自信的光彩,像太阳的光芒那样强烈。他成为希尔顿马其他酒店主厨的时候才24岁。他说他在意大利都是排得上号的大厨,后来意大利不景气,他才收拾行囊来到中国寻找机会。

在东莞,尼诺见证了许多餐厅的开张。他说他从意大利招聘了差不多15名大厨到中国。不过也不是一直都有那么多。他还不得不躲着他的父亲;他父亲是一名工程师,本来非常希望尼诺能跟着他也当一名工程师。本来他也以为他赢了,直到有一天他去雷焦依米莉亚出差的时候,他父亲告诉那家小餐厅的老板他来自西西里岛的一个小镇。那是一个为人熟知的小镇,而那家餐厅的老板认为,在那里就餐的客人必须知道他们的厨师技艺精湛。

他说,当他被叫到外面接待客人的时候,他缩回去了,因为他发现他父亲就站在桌子的最后一位,一转头就会认出他正穿着一身沾满面粉和番茄酱的厨师装。接下来的反应自然不是欣然接受,而是一顿臭骂。当然啦,因为尼诺告诉他父亲他还在大学念书准备当一名工程师呢。

Q&A


Q: 你崇拜的英雄是谁?
A: 戈登•拉姆齐(译者注:英国顶级厨神,“地狱厨房”节目主持人)。

Q: 最难忘的一次美食回忆?
A: 一天,我母亲在家做饭,十人赴宴。母亲对我说,“尼诺,我现在要去商店。一个小时后你把这个鸡蛋(跟冷甜点)放一起,然后过一会儿放冰箱里面。”于是我等了一个小时,却不记得我把鸡蛋放哪里了。当母亲回家后,我告诉她我按她说的做了,当然事实上是我没有做。我打开冰箱,没有鸡蛋,但是味道居然很不错。直到今天我做冷甜点的时候都不加鸡蛋。

Q: 小时候最讨厌吃什么?
A: 从11岁过后,直到现在,我再也不吃奶酪。在11岁之前,我倒是吃过,但是11岁过后,我就决定这辈子再也不吃那玩意儿。

因为在意大利有一种奶酪叫做佩科里洛的干酪,就是那种蓝色的奶酪,那味道太恐怖了!

最疯狂的事情

我希望进入店里的所有客人都能尊重我和我的同事。我不喜欢那种客人,一来就大咧咧地嚷,“喂,过来,过来。”我觉得第一件事就是你得尊重我的家。我一天到晚都在餐厅工作,餐厅就是我的家。有一次,我有位员工是来自突尼斯的,一位客人对他说,“喂,xx(他用了对黑人带歧视性的称呼)“。你知道的,这种称呼很难听。我听到了,就叫他换别的餐厅吃饭,可是他说,”不!“当然,我们肯定不会给他上菜的。首先你得尊重我的员工,因为是他们在为你提供服务,让你舒适开心。

翻译:Tensong Tian

阅读英语原文